简繁切换
猶記得,在別人都還沒有的時候,我爸就給我買了台遊戲機,就是那種80後懷念物品裡必不可少的插卡帶的游戲機。在各種3-in-1、5-in-1、10-in-1到後來幾十上百in-1的卡帶裏,我會玩的永遠都是那屈指可數的幾樣,很快我就不玩了…後來很長的時間裡,遊戲機一直在家裡處於枉占空間的狀態,某一天被我爸拿去送給了我堂哥。
這本書看完半年應該已經有了,重新放回書架上後已經又再起了一層輕薄的灰塵。 。關於環球旅行 現在環球旅行的人不少,但能真正吸引我的,卻很少。 金錢帶來的便利,超乎我們的想像,走得夠遠,走得夠久,都不再是件難事。難的是,你自己或被別人嘖嘖稱讚的旅行,除了一張張美艷的照片和行程本身的壯闊外,沉澱下來的都是什麼,還能分享給別人什麼。
又是高鐵雜誌惹的禍… 上次回台的時候,在高鐵看了一篇雜誌上的專欄文章,一位作家說道,閒來無事之時,就會搭乘高鐵南下到台中來一趟一個人的異地城市之旅,以一種陌生人的立場看待當地一幕幕鮮活的真實上演的各種故事…
這裡不是老屋翻新,這裡不是背包客棧,北投文化旅店Solo Singer發展出獨樹一格的巷弄旅遊,介紹客人逛傳統菜市場、搭野狼摩托車、吃肉羹湯早餐、在露天陽台上聊天,用另類的腳步觀光,體會深度在地的文化人情味。
Part 1. 為了要強迫自己關注生活,所以一直在拍攝每天經過的這個城市的某個瞬間,沒有什麼特別的出發點,也沒有精心的後期處理,就只是如白水般流淌,竟也受到一些關注和認同,某個網站竟希望我能成為這個城市標籤下的首席小編。
上一趟回台灣在高鐵上閱讀了一篇作家焦桐先生的專訪,他描述了自身從一個文學家變成美食作家的轉變歷程,提到了飲食文學跟其他文學的差異,既要有文學性,還要有一個特別的條件,就是生理反應,讓看到文字的人會分泌唾液…
大陸的城市,我走過的算一算不下一百個,唯獨一直沒有踏上兩湖的土地,因為工作之便,我來到了一個未曾來過的城市,湖南省會長沙,行前就一直被提醒,長沙號稱中國四大火爐之一,我心想我到過了新疆50度以上高溫的吐魯番,一個月前也在悶熱的深圳待了很久,長沙應該不算什麼…
最近少了很多時間看電影,因為一直在趕進度,實習醫生格蕾(Grey's Anatomy),隨著前兩天第8季最後一集的空難,終於打完了這場持久戰,虐心地開始等待9月開播的第9季。
這是讓我懷念的地方。然而時隔3年,這裡的變化很大,也讓我有點措手不及。我穿著3年前同樣的衣服、褲子和鞋,重回這裡,在這天高雲闊的地方,啓程展開一趟朝聖的旅程,讓我感受到《項塔蘭》里林巴巴所謂的那種靈感,來自神聖的,無法知曉的力量。
浙江东阳位于浙中,四面环山,崇山峻岭之中彰显神秘之感。城中一条东阳江缓缓流淌,把整个城区分割成南北。 到达东阳临近中午,街道上人群稀稀落落,一派宁静祥和。
週末我總是會在上海選上一個區域幾條街去任意亂晃。剛開始,總是很容易就在地圖上決定要去方向,慢慢的,這個決定開始越來越難。
虽然我一直把行走当作我人生的主题之一,但我很少看关于旅行文学的书,作家胡晴舫女士说得好“旅行,完全的不可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