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切换
前幾天一個偶然的機會,跟朋友餐敘的同時,聊起了美國利用財政政策,大量印美金的方式來解救其國內的經濟困境,在經濟學上這就是所謂的以鄰為豁,當美國國內狀況好轉的同時,相對的其他國家的狀況就轉差,除非,大家一起跟著貶值。
這些年因為工作上的事務繁忙,加上個性越來越懶散,算一算有個兩三年沒有好好的關注一下我所投資的共同基金了,最近不知為何,經常聽到這類的金融消息,身邊也不少人非刻意的提及他的投資,因此我想著,也該整頓一下我的投資資產了。
自從開始從事電子商務之後,經常觀察時尚與服飾的訊息與同業的網站,不管是內地的還是國外的,除了我們本業的女裝之外,因為個人穿著的需求,線上與線下男裝市場的動態也是我隨時關注的焦點,更何況有一天,他們也會跨足到女裝領域,成為我們的潛在競爭者...
卡洛驰(Crocs)的洞洞鞋大家都不会陌生。百度了下相关资料后我放弃了追究其最早进入中国时间的想法。我不知道最早的山寨是什么时候,但是2008年夏天女友在上海的出版社实习,陪她去逛宜家的时候外面就有小商贩在卖山寨了。这不是本文接下去要说的重点,而是当时尚和山寨碰撞,电子商务又在何种程度上让一个过气的产品重新焕发了生命力。
先前看到一个关于内地房产的报告,该报告中提到一点,目前不完全统计,国内的空屋至少可以住两亿人,这个报告给人一种不容乐观的感受,试想如此多的空屋,这是否意味著供给严重的超乎需求呢?
写完了商标注册的部分,也获得一些朋友回响与讨论,紧接着继续说说专利权申请的部分。
虽然人在互联网行业,但每天处理的仍旧是这些法律相关的问题,尤其是专利权、商标注册以及相关知识产权的申请,最近不少国外朋友都向我咨询在中国申请专利以及商标的事宜,我想就把它记录下来,以后也直接发给有需要的人看看。
本月的17日,因為受到希臘經濟危機的蔓延影響,加上國際外匯投機客的狙擊,歐元重貶至4年多來最低點1.22美元,而且這幾天一直在1.21至1.23之间波動徘迴,甚至傳聞有機會下殺至1.16。
2008年底突如其來的金融風暴,即使到了今日,還有很多人心有餘悸,或許我們的投資資產已經慢慢的回覆到正常的水準,但是誰也不敢保證明日如何,而這場金融風暴,也讓許多人失去了工作,即使只是留職停薪,究竟風暴是否已經散去,還沒有人說的準。
中国楼市这几年的发展,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然而正因为如此,对于中国楼市的未来发展解读,也越来越分歧,不过普遍认为,这个局不会垮,个中原因自然不用多说,尤其在中国,更是错综复杂。
越來越多人對於這個五千年歷史的大中國越來越感興趣了,全球隨處都可以看到China這個字眼,而在其他國家的書店中,有關投資中國、介紹中國的圖書也越來越多,不過總覺得像是一種霧裡看花,從中國內地的角度來看,想瞭解中國近代的經濟發跡,不得不說《激蕩三十年》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在朋友的介紹下,先看了《激蕩三十年》所附帶的光碟再看本書,更有一種不同的體會。
偶然的機會到了上海出差一趟,某天去拜訪一個朋友,因為他正打算買房,因此也跟他在鄰近轉了幾個樓盤,驚訝的是,一些上海市區內好的地段,價格居然不輸台北市區,每平方米都在25,000~30,000左右,而黃浦江邊的新標案,更飆升到10萬大關,相當於一台坪150萬台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