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切换
「高房價難安居 4千人搬離台北市」,這是前幾天台灣聯合報的一篇報導,報導中提到了台北市的房市出現了「以價制量」的現象,在今年九月份台北市人口比前一個月減少了4000多人,而台北市的人口數已經連續九個月下滑,其中台北市大安區因為地段絕佳,房價高漲吸引不少投資客,因此淨流出的人口最多,而地處台北縣市交界的南港區則呈現小幅人口數淨增加的局面...
不管是貨幣市場的角色變動以及中國經濟逐漸崛起的種種話題之下,大家都在討論著,人民幣何時可以成為強勢貨幣,上海何時可以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然而,與之同時,已經是全球第二大貨幣的歐元,為何一直沒有作聲,也不被市場點名呢?
2016年奧運主辦權的爭奪戰應該是這幾天全球運動迷最關心的話題,參與競爭的城市無不卯足全力,尤其是芝加哥(Chicago)與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rio)這兩個城市白熱化的競爭,連兩國的總統都御駕親征,各自以候選城市的居民自居,寄希能夠獲得更多的關注與選票...
走過了三萬六千公里的環遊中國之旅後,我回到了台灣,密集的在南北之間穿梭著,而這半年下來,搭乘了兩岸幾乎所有的交通工具,而後來跟其他人的聊天中,我從搭乘交通工具的這一個行為,領悟了兩岸商業文化的差異性...
几年前的新浪邮箱缩水案对新浪的免费邮箱到底属不属于免费服务的辩论,到今天还依然在延续,互联网网站提供免费内容或免费使用、但利用广告费等其它收入来营利的方式到底属不属于经营性?象新浪这样的大型门户网站的经营性是无可厚非的,它应当申请经营性ICP许可证理所当然,那个人网站、独立博客、或者是独立运作的个人网店呢?是否只是需要"备"字足以?
終於美國SEC宣佈,將今年7月31日到期的禁止無擔保放空(Naked Short Selling,內地稱之為裸賣空)臨時性法令延伸為永久性有效。
這陣子因為壯遊之行,不斷的在中國遷徙著,所以火車成為了我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在中國內地搭過火車的人都有一些感嘆,其一搭車的人異常的多,而且每個人都像搬家一樣,行李多的不得了,再者,每當開始剪票的廣播響起,整個剪票口前混亂成一團,人只能在其中被推擠著前進或後退...
這個題目是否給人一種怪怪的遐想呢?的確這一兩年在內地的文學市場上,打工妹這個名詞經常的出現,每每都是在讓人意淫的連載故事情節中,因為打工妹是一種經濟發展過程中所產生的特殊身份,而他們有許多不為人知的甘苦心酸,這也引起了諸多讀者的閱讀興趣,造就了很特殊的文學市場...
明年即將開幕的世博會,將是上海對於全球展示其魅力的最佳時機,於此同時我們也一直接受到上海將被打造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遠景,最近這個目標又被提及,甚至更打算加速這個目標的達成,當這則新聞一公佈,許多人都在替香港擔憂,甚至開始倒數預估香港的地位何時被上海所取代...
年初,小布什总统离任之前,涉及我国企业生产的墨盒侵犯爱普生公司墨盒专利的"337调查"有了终审判决,这意味着他们公司生产的墨盒禁止出现在美国市场。这些企业里面除了我国企业,还有韩国企业、德国企业。
或許這種圖書創作的工廠化操作不是中國人發明的,但我是在內地才第一次真正的接觸到這個模式,當時第一感受是很納悶的,圖書創作不應該是作者們絞盡腦汁的結晶嗎?為何變成了工廠化加工產品呢?這個經歷就要回溯到三年前的一個故事...
從去年發生的金融風暴再到今年的G20,很明顯可以感受到美國之於全球經濟的影響之大,而各國也正極力試圖想擺脫這種態勢,由其正當所有的財經學家都一再提醒,不要把所有的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內,但是在這種美金本位的時代中,似乎沒有另一種強勢貨幣,至少能夠讓其他國家的央行妥善規避其外匯存底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