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訪世界版圖」-專訪日本商業導演小田祥吾-三十而慄

預計用一年時間,帶著專業攝影團隊、頂級器材,親自走訪世界各地,用攝影機記錄當地的人文、自然、歷史和民族風情。以爽颯、明快、經典、輕鬆無負擔的拍攝手法,剪接出一部引人入勝、觸動人心的紀錄式電影。融合劇情電影、紀錄片、紀實攝影、美術構圖、電影配樂的概念,創造出世界風景的現代新美學。

筆者有機會親自專訪日本商業導演小田祥吾導演,感受年輕影像工作者的熱血和企圖心。

小田祥吾(Shogo Oda)導演曾經為「馬自達」(Mazda)一款車型拍攝廣告短片,同步在六個國家上市。畫面中的視覺呈現時尚、帥氣、流線的濃濃現代感,正如同現齡近30歲的他給人的第一印象,白淨、斯文、謙遜有禮;但真實的他,卻加上了幽默與無厘頭的風格。從2014年開始,來自廣島的小田祥吾與日本知名製作人伊禮英樹(Hideki Irei)合作一個偉大計畫,也是兩人挑戰創作極限的巔峰之作「走訪世界版圖」《Path to the World》。

「走訪世界版圖」的概念是,在日本既定客戶廠商的委託下,到世界各國執行拍攝工作;此外,以短時間融入當地文化,尋找計畫外的合作機會。將工作與旅行結合在一起,對小田祥吾來說是對自己最大的挑戰。其中最重要的,是與當地電影文化工作者交流,認識對世界地球村懷有相同夢想和願景的人,除了在該國家初步交流外,也希望可以串起未來國際合作的橋梁與契機。一邊工作一邊環遊世界,聽起來很令人羨慕。一般人一定很好奇,這樣的經費從哪裡而來?很幸運地是,在出發前,小田祥吾的製作公司PathGate Studio已經接到固定合作廠商的委託,基本上旅費沒有問題。然而,若在委託之外的文化交流與合作機會,則需要自行募資。

換句話來說,「走訪世界版圖」是一個洋溢青春與夢想的壯遊計畫。為什麼會有這樣瘋狂的想法呢?小田祥吾笑笑說:「去年接到一家公司的委託,到了黎巴嫩、印度、中國、加拿大和英國拍攝,但因為工作時間緊湊,只花了一個月匆匆走完世界地圖上對我來說很陌生的國家」所以當委託工作結束後,小田祥吾興起了下一次環遊世界的念頭,希望拍攝到更有深度、當地民情的不同視野。除了增廣自己的視野外、串連影像工作者全球網絡、自創跨國合作的機會,小田祥吾不好意思地說「也希望讓自己英文變進步」。

「走訪世界版圖」-專訪日本商業導演小田祥吾-三十而慄

在日本工作,通常必須符合嚴謹、慎重的作風行事,但小田祥吾對其他國家導演的工作方式感到很好奇,於是「走訪世界版圖」成為他訓練自己增加包容度與團隊合作的機會。到陌生的國家,必須利用很短的時間瞭解當地文化、語言和工作方式,首先遇到的困難就是,必須放棄以日本為中心的思想。過去一般人對日本工作倫理的文化,在「走訪世界版圖」計畫中,完全不成立。對PathGate Studio團隊來說,語言、文化不是最大的難題,「如何找到可以信任的合作對象」才是最大的問題。旅行過程中有驚險有樂趣,都是千金買不到的寶貴經驗。其中,在印度有一次,專業相機差點被搶走,一位見義勇為的當地人協助救回。小田祥吾說「在不同的國家中,很多人的思惟令人難以理解,但是看到無論是小偷或是英勇的路人,那種努力求生存的生命力令人感動」,而事後日本導演才知道,原來幫他救回相機的當地人並不是真心想做好事,而是對某一個工作人員有好感,這種在日本正式工作中不會體驗到的戲劇張力,反而是最令人難忘的。

「走訪世界版圖」旅程在今年四月開始,從中國大陸、香港、澳門和台灣起步,故事架構是喜愛攝影的女孩因為工作被派去日本,出發前與家人因為細故爭吵,傷心的女主角透過拍攝抽象與微小的生活片段表達對家人的愛;一位專業的攝影導演因為長期拍攝,不知不覺漸漸喪失對攝影的熱情,然而透過女孩的影像,重新發現自己對鏡頭的侷限。這是一個如史詩般的拍攝計畫,但背後想探討的,卻是關於「愛」與「失去」的微小主題。

對小田祥吾來說,過去十幾年的拍攝風格大約是現代、帥氣與都會的感覺;「走訪世界版圖」將會挑戰過去自己習慣的方式,改以柔軟和樸實的畫面美學。為了更有效率完成環遊世界的旅行計畫,導演的策略是,首先找出日本影像在世界的主要優勢條件,之後極力融入不同國家的工作模式,消弭彼此的界線和差異。筆者採訪小田祥吾時,正好是導演已經在台灣停留約兩週時間後,即將前往美國洛杉磯前夕。一年後未來會如何,所有人都引頸期待。而我們相信,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地理上的距離,而是心的寬度與廣度。「走訪世界版圖」(Path to the World)其實要成就的是「走訪心靈版圖」(Path to the Heart)。

小田祥吾的相關影片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走訪世界版圖」-專訪日本商業導演小田祥吾-三十而慄
資深女文青,八零后網路重度使用者,行動工作者,在旅行中工作,在工作中旅行。曾於跨國購物網站、電視媒體、劇場工作,熟悉媒體生態。現為自由撰稿者,對於創業與創意有深不可拔的迷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