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依然持續…-三十而慄

這本書看完半年應該已經有了,重新放回書架上後已經又再起了一層輕薄的灰塵。

。關於環球旅行

現在環球旅行的人不少,但能真正吸引我的,卻很少。

金錢帶來的便利,超乎我們的想像,走得夠遠,走得夠久,都不再是件難事。難的是,你自己或被別人嘖嘖稱讚的旅行,除了一張張美艷的照片和行程本身的壯闊外,沉澱下來的都是什麼,還能分享給別人什麼。

以前我一直都對羅傑斯的2次環球之旅抱著「仇富」心態。他應該已經不能用有錢這個詞來形容了,一個有錢人的環球之旅,大不了都是金錢堆疊出來的各種便利,有什麼值得共享的價值呢?

他絲毫不避忌他有錢這回事,2輛寶馬摩托車,還有在路上因為金錢帶來的便利和幾次因為金錢才得以脫逃的險鏡,總共花費20萬美元(在1990年的中國差不多200萬人民幣),他都坦誠以對。而他在對旅行旅伴的想法、對國家、責任和財富的認知,對戰爭的反思,對投資的把握,才讓我在翻開這本書的第一頁後,一直興趣盎然的看到最後一頁,那遠在1990年,而如今的世界早已大變。

。為什麼旅行

我不僅把這次旅行當作一次冒險,也把它當作一種接受繼續教育的方式,這種教育方式已經貫穿我的人生,那就是:真正理解這個世界,不斷地認清它的本質。我想以地面旅行的方式認知這個世界,瞭解我們生活的這個星球。

他在開篇時這麼寫道。

他在旅行將要結束的時候,他感受到他內心深處發生的變化,但面對他的朋友提出的很多敏銳的問題,隻能說「希望下次我們見面的時候,我能更好的回答你的問題」。

我知道長期以來我都想打碎舊生活,開始新生活,我渴望尋找一條適合我的新道路。如果我找到了這條適合之路,我會沿著它走向終點。如果我找到了這條適合之路……這次旅行是否將我領向我一直追求的人生頓悟?

一段長途旅行開始之前或剛開始的時候通常都象一部有著宏大開篇的電影,主題斷然是深刻的,但在最後,能圓滿回到最初的,或能安然無懼回答自己「這次旅行對你們影響到底有多大」問題的,卻寥寥無幾,甚至會更加困惑。

他和他的女友是非常幸運的,他以他的方式正面而深刻的瞭解了這個世界的很大一部分,這對他的工作——投資非常有利,他在旅途的過程中投資了好幾個新興國家的股票市場,在旅行結束後又投資了一些國家,也改變了一些投資的區域,這趟旅行讓他更好的理解了投資也更好的認知了市場。而她的女友,在旅行結束後重回學校讀研究生,學習國際關係,因為這次旅行,她「可能比那些隻讀書本的某些人更能勝任教授國際關係課程」。

他們最好的詮釋了所謂「旅行的意義」,也詮釋了書名的含義——《旅行,人生最有價值的投資》。

。關於旅伴

真正適合一起旅行的旅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這種概率比找另一半的幾率還要小得多。象錢鐘書所言「旅行最試驗得出一個人的品性。旅行是最勞頓,最麻煩,叫人本相畢現的時候。經過長期苦旅行而彼此不討厭的人,才可以結交作朋友。」

所以真正讓行走在路上的人羡慕和期待的,不僅僅是去多遠的地方,經歷多少奇妙的冒險,而是能有生死同行的旅伴。

羅傑斯這次環球旅行的旅伴是他當時的女友,塔碧莎,一個從未騎過摩托車的、在曼哈頓上西區長大的女孩子。他坦誠的描述了他從剛開始說服女友一起同行,到旅途中他們經歷的大大小小的矛盾和爭吵,甚至做好准備會自己一個人繼續完成旅程。他的坦誠讓我意外。

生活中的相互容忍和妥協是容易的,而行至千裏之外,任何的突發狀況都會被放大幾倍甚至幾十倍幾百倍。朋友可能翻臉,情人可能分手,完全沒有人知道,有了身邊的人,你將會有何遭遇。

不是每個人,都經得起、並值得共赴一段旅程。

。國家,責任和財富

羅傑斯是個長線投資人,長期持有代表他對某個行業,某個國家向上趨勢的信心,就代表著他帶著更少的偏見,能更客觀的看到各個國家的優劣,自滿或衰落。他的目光確實是功利的,帶著些許資本家的唯利是圖,但如果一個不值得長期投資的公司,一定不是好公司的話,那一個不值得長期投資的國家,又如何贏得更多的尊重和目光呢?

他用我們身感認同的如「得意洋洋」「自大的道德病」的詞語這麼描述他自己的國家:

美國人在過去的幾百年已經被寵壞了,他們因在「二戰」後幾十年超越日本和德國這樣的國家而得意洋洋。他們認為自己能超脫於宇宙法則之外,但是實際卻不能。那些認為能超脫於宇宙法則之外的人都患有一種自大的道德病,通常這是很危險的。

對二戰戰敗的德國和日本的迅速崛起的原因,簡單的兩句話比歷史課本裏面洋洋灑灑的頭頭是道更讓我信服和認同:

戰敗國的人民通常會以更頑強的精神重新開始,不再驕傲輕敵,而是更加熱切的渴望工作。(德國相比於美國)他們別無選擇,沒有任何虛榮的資本。尤其是在生產流程和產品設計方面突飛猛進地發展。

他對「中央集權」的理解更是讓我印象深刻:

我將進一步將之理解為那是一種信仰:政府是一種解決社會問題的最佳機構,即便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也能解決大多數問題,例如醫療、自然災害、貧困、工作培訓甚至感情傷害。

那他對中國怎麼看呢?

中國人生產力超強的又一例證——哪裏有盛開的花朵,養蜂人就把蜜蜂帶到哪裏,而不是讓他們待在一個地方。就是這種生產率、智慧和勤奮,讓我們相信,在21世紀,中國人會強於其他任何民族。

我真希望,我們沒有辜負他的重望。

他在裏面講了個小故事,非常有意思,是關於新西蘭的。

20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時候,新西蘭的財政狀況非常糟糕,就是非常高的通貨膨脹率,非常高的利率和非常高的失業率,由於價格抬高沒有人願意購買任何東西。象新西蘭這樣地理位置的孤立的國家,很多商品都需要進口,因為沒有晶體管製造商和汽車製造商在這裏生產電視和汽車。隨著貨幣的瘋狂貶值,沒有人有錢買得起急需的國外商品,通貨膨脹率又一路高升,更糟糕的是,沒有人有工作。

於是,人民與中央銀行之間發生了一件離奇的事件。在20世紀90年代早期,新保守政府與銀行簽訂了一份書面協議。該協議規定,政府不能廢除此協議。政府官員很清楚,隻要通過一部法律或者換掉銀行的管理者,政策就能繁盛變動,於是他們約束政府不能廢除協議,以希望協議能長期生效。

協議裏面寫道,中央銀行必須將通貨膨脹率降到2%以下,並穩定下來。「你們中央銀行盡力去做,政府會盡其職責。即便我們失職了,你們也要恪守約定,因為我們是政客,是不可信的。」

奇妙的是,它們的中央銀行真的做到了,將通貨膨脹率降了下來,並從此維持在低於2%的水平。

這個故事裏有太多東西值得認真對待和反思。

不管一個人取得了多麼偉大的成就,不管他建立了多麼輝煌的房屋、博物館、文化,甚至國家,一切都會消失,沒有什麼是永垂不朽的。不管一個帝國、國家、企業或者王朝,曾經多麼強大富饒,都難逃隕落的命運。

。關於戰爭

羅傑斯是反戰爭的,他說他的反戰激情產生於在牛津的那段時間。

記得有一個晚上,我和幾個跟我年齡相仿的西班牙朋友一起唱歌飲酒。我突然想到,如果美國政府決定與西班牙開站,在幾個星期之內,我和我的這些朋友就得在戰場上見。我覺得恐怖極了。我從沒有如此清楚地看清戰爭的本質,就在那晚,我的思想發生了轉變。

在他們駛向阿爾及利亞的路上,路過歐洲的軍事墓地時,看到目前豎著統一的白色十字架,那裏沉睡這在很久之前的戰爭和起義中喪生的亡靈。

看到這片墓地,想到這些年輕的英國人和法國人就這樣埋在離自己家鄉幾千英裏之外的沙漠之中,我們難免傷心起來。而且,我知道他們的後代根本不清楚他們為何犧牲,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祖輩是為了某個神聖的但被人遺忘的信念而戰。

這種強烈的難過感覺曾發生在哈爾濱我偶然路過一個小小的蘇聯紅軍墓地,戰爭的意義還來不及想,一想到他們為一個陌生的國家、為了一群陌生的人民,就這樣永遠的留在這片陌生的土地上,清清冷冷,永遠無法回家直至被人遺忘,而他們為之而戰的信念和使命感早已被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忘卻了,就覺得這是何等的悲壯。

。最想居住的城市

環游世界後,羅傑斯列出了他和她女友在完成旅行後最想居住的城市:
紐約、布宜諾斯艾利斯、東京、悉尼、曼谷和羅馬。

書末,羅傑斯說:

如果說我在周游世界中瞭解了一件事情的話,那就是很多社會會變富裕,但經過幾年、幾十年或者幾百年的自高自大,最終走向衰敗。我明白的另一件事情是,即便所有的財富都消失殆盡,生活依舊會繼續。
更為重要的,我也認識到如果你有夢想,你就要去嘗試,否則你不會有第二次機會。
如果你想改變生活,現在就開始行動吧。

那就行動吧!

*提示:中文版有不少刪節哦。
*如果沒有時間或興趣通讀全書,就去豆瓣讀書看看別人的筆記摘抄吧。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生活依然持續…-三十而慄
法學碩士,主修知識產權、專利法,卻天真的恪守正義,不想用它謀生。歷任過中大型互聯網企業的法律顧問以及人資行政總監。從2009年開始專注在移動應用軟件開發、網頁及App界面的交互設計。
生活依然持續…-三十而慄

Latest posts by A June Cat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