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心靈自我流放到伊犁…-三十而慄

許多人都在尋找自己內心的伊犁,伊犁很遙遠也代表著內心的一種渴望,我就在這種期盼之下,背起行囊踏上了這段旅程...

晚間十點多,太陽依舊斜掛在天空上,經過了十二個小時的邊走邊遊,我抵達了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的霍城縣,位於前往鄰國哈薩克的內陸口岸霍爾果斯以及伊寧市的中間,俗說不到新疆不知中國之大,不到伊犁不知新疆之美,一點也沒錯,伊犁絲毫沒有辜負塞外江南的稱號...

車子行駛在沙漠與綠洲中筆直的、一望無際的快速道路七個小時之後,經過了海拔將近三千公尺的塞里木湖,再盤繞了果子溝一帶的山路後(又四個多小時),眼前變成一遍綠意盎然的景致,這種景象讓人有一種置身於南方國度的錯覺,而忘了此時已經身在一個偏遠、荒涼的邊境城市...

前往伊犁,更多的理由不是為了想看看這個塞外江南的風光,如前所述更多的理由是想體會一下,歷史上眾多名臣因為犯了大忌而被革職且全家流放到伊犁充軍的那種感覺,而近代為了開發新疆以及穩定邊防,新疆也是屯兵開墾的重鎮,很多地名都還是以兵團編號代表之,或許我們無法體會那種辛苦,但是一路到烏魯木齊,再由烏魯木齊前往伊犁,這一路舟車勞頓,而且當地的旅遊資源尚待開發,卻也真的是一種不同的體驗...

跟著心靈自我流放到伊犁…-三十而慄

伊犁在歷史上有許多重大事蹟,當年成吉思汗遠征中亞時,為了打通伊犁天山山脈(即果子溝一帶)的通道,曾經在塞里木湖畔的西海草原駐紮了幾個月時間,清乾隆年間(18世紀),蒙古族的一支古老部落土爾扈特因為受到俄沙皇的壓迫,帶著十幾萬族人從伏爾加流域遷徙回到伊犁河畔,並接受大清朝的安頓,日後此地也成為了蒙古族納達慕的一個重要地點,而在清末大臣林則徐則因為禁菸風波被革職流到至此...

跟著心靈自我流放到伊犁…-三十而慄

也因為這種特殊的地理位置以及大自然豐富的資源,伊犁成為了一個多民族的地方,而當我置身在此反倒成為了少數民族,印象最為深刻的一點當屬伊寧市的公車,當我抵達伊寧市之後,搭乘著市區公車在城裡到處閒逛觀光,然而當我踏上公車之際,有一種彷彿走錯地方的感受,就如同到了中東一樣,車上全是蓄著鬍子、帶著小方帽或者是包著頭巾的不同臉孔的人們,以維吾爾族為主,還包含了回族、哈薩克族甚至是俄羅斯族以及蒙古族,就是沒有長著跟我一樣的種族,說的誇張一點,就好像身邊都是恐怖份子,給人一種不安的心情...

跟著心靈自我流放到伊犁…-三十而慄

在多民族的伊犁,除了大家所熟知中東臉孔的維吾爾族人外,最多的當屬哈薩克族人,他們再此地也有一百萬以上之眾,而與我們最大的差異就在於他們都過著遊牧生活,被稱為世上搬家最勤勞、走路最多的民族,從小學會走路之時,他們也同時開始騎馬,同時也住在與蒙古包類似的毡房,兩種民居的差別歧視是顯而易見的...

在伊犁停留的幾天時間,除了伊犁河大橋、沒有漢人的漢人街、通往中亞的最大口岸霍爾果斯之外,也深度走訪了位於巴音布魯克草原附近的那拉提河谷草原、塞里木湖等地,喜歡這種遼闊的大草原搭配湛藍只有幾朵雲點綴的天空,給人一種很舒服坦然的放鬆感...

跟著心靈自我流放到伊犁…-三十而慄

不過在此需要特別留意看顧好自己的隨身包包,因為這裡扒手小偷很多,當我漫步在伊犁河大橋上拍照之時,兩個身高將近180公分的維族人自我身邊走過,帶著異樣的眼神,就在我把隨身的側包往前拉的同時,發現他的手也在同樣的地方出現,當下讓人不禁心跳加速,幸好沒有讓他們得逞...

確實走在這種偏遠的邊境小城是一種很特別的經驗,在我搭車離開伊犁之時,途經果子溝竟飄下了一場六月大雪,美景之中帶著一股悽涼,或許也提醒我,不知何年何月,我才會有機會再度來訪...

PS. 提醒想到伊犁的遊人們,到了此地,我們才是真正的絕對少數,所以必須尊重當地的人文習俗,不能以我們的角度來思考問題,比方說:哈薩克人忌諱外人誇讚他們的小孩,回教為主的禁忌不吃豬肉以及飲酒,雖然熱但不要穿著過於暴露的服裝...等等,且因為氣候極為乾燥(是以出土許多乾屍),所以需做好保濕防曬工作...

伊犁旅遊風景照片:塞里木湖霍爾果斯伊寧市區那拉提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跟著心靈自我流放到伊犁…-三十而慄
IvanLin,電子商務及品牌管理顧問,關注移動應用、跨界整合、電子商務、CRM的發展趨勢,資深背包客,派駐過德國、巴西,環遊過中國,經歷過多次創業以及不同行業,台南人,長居在上海.
跟著心靈自我流放到伊犁…-三十而慄

Latest posts by Stupid77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