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老一族-三十而慄

一大早出门上班,感觉到阵阵寒意袭来,今年的秋天来得格外的早。住家大门外的泥地上躺着很多蚯蚓的尸体。一个个鲜活的小生命在一夜之间就成为孤魂,转而化为有机肥料,渗入土壤。小动物的生命如此脆弱,想到此,不免有点伤感。

其实,何止小动物,作为生物链最高层的人类,不也是如此吗?

由于赶时间,匆匆步行至地铁站,上了地铁后,拿出书顺势看了起来。地铁里人潮依旧如此,不过还好,最起码能有空间看看书。到达中转站后,在站台大厅看见令人心酸的一幕,好几个阿公,阿嬷(大爷,大妈)排着队,等待地铁公司免费发放的报纸,每个人的目光都带着焦急的期盼。而旁边的垃圾桶边,也有老人家在垃圾桶内找寻着什么,仔细一看,原来是找塑胶瓶(塑胶瓶可以到废品回收站换钱),想来真替他们难过,劳累了大半辈子,本因享受暮年的天伦之乐。而现在,却为了“另类”生计在茫茫人海中找寻另外一种寄托,这是何等的悲哀。

操劳了大半辈子的老人,希望在暮年享受着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这是每一位国人对自己的祈望,但有时会事与愿违。

我站立在月台上,等待下一班地铁的到来。微风阵阵袭来,下一班地铁就快进站了,此时的我却感到分外寒冷,这种异样的冷感发自内心,荡漾在全身,直至骨髓。

Jason写于2011年10月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坑老一族-三十而慄

Jason

七零前段班,生于上海,出生時正值文革,故取名——浩。后覺得此名過于大氣,不符合個性,遂改名——皓,意在做人清清白白,坦坦蕩蕩。現供職一家日系企業,主要生產機電工程類產品,負責產品售中安裝時一系列事務。
坑老一族-三十而慄

Latest posts by Jason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