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末日年之後-三十而慄

按照古瑪雅人的曆法,明日(2012/12/21)此時,將是第四世界的末日。

末日言論正在這個世界的每個角落漫衍,從奔相走告到利用網路這一最新科技製造聲勢。各大商家也卯足了勁,像打了雞血一樣準備大戰一場。

年尾繁忙的工作,雖可使我暫時遠離這些無稽之談,但當整個城市到處都充斥著這些蠱惑,免不了也會令我誤入“歧途”。

每天糾纏於事物之中,緊張喜悅兼而有之。晚上入睡時總想著現時立即拿養老金該是多麼奢侈的一件事。一覺醒來,揉著一雙睡眼強忍睡意揭開被窩。匆匆洗漱後再次走進打工方陣中。這時的我或許可以高唱凱歌,卻又是一名失敗者。

一直以來,工作、吃飯、睡覺,然後再起床,工作、吃飯、睡覺。

整個人生似乎已經被以上的步驟化而為一,每個步驟的精准度絕對與時鐘有得一拼。程式化的生活對於每個都市人來講都是上天賦予人類的一種宿命。偶有閒暇時,也不忘去各類培訓機構補充“能量”,為了將來的前途(錢途)。

漸漸,這樣的一股餘韻遺風飄落至都市人群之中,且漫衍開來。現今,另一群人會選擇去打工度假(working holiday)這又是一種勞逸結合的完美體現,只是對於國人來講,這樣的機會屈指可數。更有很多人認為——換個環境打工,和打工仔沒啥區別。難怪《泰囧》會大賣,票房一路唱紅。不正是這樣一個病態社會所烘托的嗎?

這個冬天的清晨尤為如此。每天清晨的起床是一次與睡意的最後對決。起床不是靠自己的生物鐘,而是完全依賴意志力。久而久之這樣的行為演變成一種病態,貫穿於整個畸形的社會。

2013——悄然走在你我身邊,仿佛一襲長裙飄然。雪花風舞在枝頭,融化於炙熱大地。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寫在末日年之後-三十而慄

Jason

七零前段班,生于上海,出生時正值文革,故取名——浩。后覺得此名過于大氣,不符合個性,遂改名——皓,意在做人清清白白,坦坦蕩蕩。現供職一家日系企業,主要生產機電工程類產品,負責產品售中安裝時一系列事務。
寫在末日年之後-三十而慄

Latest posts by Jason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