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切换

閱讀奈良美智《Slash with a Knife》

BY: | 2012-Mar-10 | Under 心靈感悟
4 Comments

在1998年4月至6月奈良美智應邀擔任加州大學客座教授的期間,奈良美智曾經與村上隆另一位極具影響力的日本當代流行藝術家一起度過了短暫的合居生活,這兩位藝術大師相互靈感碰撞與相互影響,造就了《Slash with a Knife》這本極具風格特性與情感衝擊力的繪本畫冊…

真正的瞭解奈良美智之前,他只是一個被我個人的潛意識直覺所忽視的藝術家,因為很多人總是嘴裡挂個奈良美智這個名稱,但絲毫感受不到它所闡述出的那種意欲,而奈良美智總是以重復的藝術形象出現在諸多人的網路頭像中,以我個人主觀的認知中,這是一個藝術家江郎才盡的展現…

對奈良美智改變看法開始於觀賞了他的紀錄片。感動我的不是奈良美智其人,取而代之的是那個畫畫的小女孩。我回憶起自己也曾有過的畫家夢,最享受小時候在牆上塗鴉及在畫板上揮灑的情景,後來面對升學的壓力,以及同儕的異樣眼光,我放棄了所謂的畫家夢,歸根結底就是自己沒有勇氣。到了現在,畫畫的衝動和樂趣也隨著時間而消逝,即便一時興起也只是三分鐘熱度,更多的是對各種美術設計工作者的羨慕以及讚探之情…

我喜歡奈良美智創作的狀態,因為其沒有功利心,甚至是連藝術家的上進心都沒有的原始狀態。正如他所說的:“追隨各種關鍵詞和觀眾期望的商標,正是鑽入創造之心的敵人。”奈良美智也曾在網站上非常直接地應對批評他的評論家:批判我‘幼兒般的慾望的幼稚排泄’‘不純的白痴畫’,甚至說‘連議論都是白費’,作為批評家自始自終都以這種幼稚侮辱性的話語貶低我的這個叫淺田彰的人根本不明白繪畫創作的苦與樂…

仔細的、心平氣和的閱讀了奈良美智最新出版的《Slash with a Knife》(在中國翻譯為用小刀劃開),與該書書名相互呼應,許多看似純真無邪的小孩手上都拿著令人怵目驚心的小刀,有些孩子的臉上則滿布著傷痕,這些乍看之下顯得突兀與矛盾的主題,在奈良美智的作品中卻無比和諧又理所當然地存在…

在《Slash with a Knife》乃至於奈良美智的其他作品中,總是一個充滿情緒的世界,暴躁、絕望、隨意、煩躁、反抗、對峙……這些看似負面情緒的東西,卻完全消解了我在現實世界的各種忿忿及負面情緒。作者對於各種人與物的幻想,筆觸粗糙的表現手法,以及隨之帶出的詞語像幻燈片一樣歪斜地打在他們臉上和牆上,各種衝撞和對立,充實了閱讀當下的內心空間…

奈良美智的文字,也讓我對他刮目相看。簡單的句子,沒有華麗的辭藻,卻深得我心。摒棄了所有複雜和累贅,摒棄所有不必要的裝飾,也就是擯棄內心的虛榮和偽善,擯棄不必要在意的東西,脫得乾乾淨淨,與世界坦誠相見,也更容易看清自己的心…

沒有過多後期的渾圓和完滿,有缺陷、太偏激,但是足夠真實,真實得充滿新鮮感,讓人為之著迷…

這是因為在這個城市裡,總是藏著一些不願意長大的大人,而在那些長大了的人的身體里,也總是藏著一顆不願意長大的心,即便是在那些已經長大了的心裡,仍舊保留了一個角落,留給自己那一小片不願意長的靈魂,那一抹孩子般的孤獨…

*本文部分內容截取自豆瓣上網友”賈飽慾”對於《奈良美智·用小刀劃開》一書的評論,在此一併揭露並表示感謝,請參考《用小刀劃開什麼?》一文。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IvanLin,電子商務及品牌管理顧問,關注移動應用、跨界整合、電子商務、CRM的發展趨勢,資深背包客,派駐過德國、巴西,環遊過中國,經歷過多次創業以及不同行業,台南人,長居在上海.

Latest posts by Stupid77 (see all)

You may Like:

4 Comments

  1. 李东生 says:

    很喜欢奈良美智的娃娃,如同我内心不想长大的那个心灵。

  2. 默默的 says:

    我也是不願意長大的大人,也有一顆不願意長大的心。

  3. 玄子 says:

    奈良美智的 简单风格 干净线条 我很是喜欢的 🙂

  4. RC says:

    “….對奈良美智改變看法開始於觀賞了他的紀錄片。感動我的不是奈良美智其人,取而代之的是那個畫畫的小女孩。…..”

    奈良美智是男生喔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