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主义,新生活方式-三十而慄

记得曾经在动车上看到一篇报道,忘了标题是什么,但我还清楚的记得文中提到了所谓的"慢城",并且举例了位于全球范围内的几个代表性的慢城,其中还包含了江苏省的高淳,这让我非常讶异,在这么高速发展的环国度境中,居然还有慢城的存在…

何谓"慢城"呢?这来自意大利,原文为citta slow,这是从欧洲兴起的一种新的城市哲学,强调的正是慢,欧洲在工业革命200多年后,开始逐渐反思并开始减速,这里的”慢”并不是字面上的”慢”本身,而是说可持续的发展、更有效率的工作,以及更有诗意的生活方式。

这一切都是根源于社会快速发展的反思,多数人们感染了所谓的时间病,对于快速的追求成了一种隐,因此有人开始倡导放慢生活节奏,而所谓的慢活族也渐渐在欧美国家兴起,慢活强调的是: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步调,多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同时腾出空间容纳各种不同速度,如此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加丰富。

对于这个话题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下卡尔·欧诺黑(Carl Honore)的著作同时也是畅销书的《慢活》(原文为In Praise of Slowness),在书中作者提到在这经济不景气的日子里,我们似乎更有理由选择慢活。

我找到卡尔·欧诺黑在TED的会议上所发表的一段演讲Slowing down in a world built for speed(在Youtube上面可能需翻墙),并且把演讲的概述整理分享给大家(部分内容来自于TEDtoChina)。

欧诺黑说,他当初决定要做关于慢活的研究也是出于偶然。一天晚上,他给临睡觉的孩子念故事书里的故事,但是,那时候的他只是将其当成是一桩程式化的任务,在讲故事的时候还不断的出现情节的跳跃,他孩子听了觉得不爽,父子俩就吵起来了。第二天,他坐飞机出差,在飞机上,他干了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情,那就是什么也没做,只是坐在那里想。他反思这样的生活。下飞机以后,他决定要搞一个关于慢活的研究,去发掘个中的奥妙。

其实,快节奏的生活是在工业化之后才出现的,而“时间就是金钱”的箴言又被大众套用到商业竞争的领域,人们慢慢的产生一种追求快节奏的心态。但是,这种线性化的时间观念却非是一种人类社会的常态,因为很多地方的人把时间看作是一个圈子,是可以往复循环的。

欧诺黑接着提到慢餐运动(Slow Food)、慢活运动(Slow City)、慢药运动(Slow medicine)、慢做爱运动(Slow Sex)以及慢工作运动(Slow Work),分别叙说了各自的发展历史,以及放慢节奏为我们带来的实际好处。另外,欧诺黑也指出,不单是成人追求快节奏,连孩子也在被迫接受快节奏的童年(大量的功课以及各种各样的课外活动)。于是也有人在搞“禁止给低于13岁的孩子布置作业“的行动,而来自苏格兰的数据显示,没有功课负担的孩子的数学成绩反而提高了!

那么,为何我们会去追求快节奏?欧诺黑分析说,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因为追求快节奏的时候,我们的肾上腺素分泌会增加,给我们带来快感;二是因为文化禁忌,就是说,我们的整个工业文化只推崇那些勤恳工作的人,而把稍微慢一点点的人套以“懒虫”一类的标签。

事实上,“慢”也是有好坏之分的。在高速公路驾车,当然不宜过慢。但是,在与家人共餐时、在工作时,我们何尝不可以慢下来,细细分享每一刻甜蜜时光,或者仔细思索,看工作上的某个问题是否有更优的解决办法,而不是草率的作出抉择?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慢活主义,新生活方式-三十而慄

awang

財務管理碩士,目前任職于某投資銀行,專長是財務報表分析與投資學,同時喜歡體驗新科技,對互聯網科技以及風險投資情有獨鐘。本身是一個缺乏安全感,卻又充滿好奇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