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成長伴隨的煩惱-三十而慄

嚴冬來臨,各大醫院的小兒科門診開始人滿為患。

做過父母的都有體會,每到換季,稍有不慎家裡的小孩就容易生病,一直到進入中學,適應了這個多麼美麗又充滿病毒的世界,抵抗力日漸增強,生病也就少了;但麻煩的是,身體上的疾病少了,心理上的問題又接踵而至,家長為大孩子傷腦筋,祈禱上天取消青春期,百般無奈之時,只好回憶那可愛省心的小時候,其實家長們是好了傷疤忘了痛,小時候又哪裡省心過啊。

小時候可愛可憐,生存能力弱;長大後活蹦亂跳,卻麻煩多,畢竟成長總要付出代價,老子心目中的“赤子”,基本上是一種逆天的存在,叔本華說過一句很有佛門味道的話:想生存而又沒有痛苦,根本就是一種矛盾。只想成長,而又沒有成長的煩惱,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企業也有成長的煩惱

創業團夥總是激情四溢,什麼事情都是新奇的,面對困難大夥挽起袖子就衝鋒,這個時候很熱血、也很脆弱,不知撞上哪顆流彈就會犧牲掉;等到企業壯大,流程逐步完善,效率必然下降。這個時候公司元老會懷念創業時的無法無天,卻忘記了當初的灰頭土臉。

創業時痛快淋漓,朝不保夕;成長後兵強馬壯,步履維艱。世上並沒有完美的企業,企業在建立自己疆域的同時,也局限了自己的發展空間,這是成長必須付出的代價。最近一段時間,百度股價下跌,360這個穿著新兵戰服的老油子,很突兀地出現在中文搜索戰場上。居安思危,百度下決心改變自己,打出的橫幅很煽情:鼓勵狼性,淘汰小資。這句口號,有著濃郁的小資風韻,讓人想起的不是獨狼,而是度娘。本色演出易,大反串難啊。

員工在企業中,也會有成長的煩惱。德魯克曾經諮詢過一家成功的大企業,企業老總抱怨工程師懶散不堪,德魯克訪談了該企業12位成功人士,得到的回饋很一致:我的工作與公司的成功至關重要。我很喜歡它,這個工作我已經做了十多年了,我非常拿手也非常引以為豪,但是我現在閉著眼都能把這工作做好,工作對我已毫無挑戰可言了,我只是感到厭倦,每天早上不再期待著踏入辦公室的門。

這個時候最容易想到的,就是企業文化出了問題,企業文化這頂帽子太大,套在誰頭上都鬆鬆垮垮。德魯克的分析更簡單直接:這些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所給出的並不是正確的答案,這些人都是該專業領域屈指可數的人才,他們所需要的是重新找回興趣,一旦他們找回了興趣,哪怕只是一點點興趣,比如說,他們可以為高中生做一些數學或理科知識的專門輔導工作,很快他們對工作也會感到滿足。

德魯克沒有說企業的文化建設有問題,沒有說員工發展遇到了天花板,甚至沒有說員工需要物質和精神的激勵;厭倦就是厭倦,誰持續做一件事情,時間長了都會厭倦,厭倦積累下去,也許還會抑鬱。德魯克的建議很小兒科,就是找點其他事情做做,如此而已。找點空閒,找點時間,常去其他地方看看,就不會厭倦了。在另外一些地方,德魯克還建議過培養業餘愛好。

個人觀點,德魯克的分析更符合大多數企業的實際情況。一般企業都會給員工較大的成長空間,這是企業發展的必須。員工在成長過程中,最常見的煩惱是,某一天醒來會突然變得倦怠。這個時候進行物質和精神激勵,就像給青春期的孩子憶苦思甜一樣,效果往往不佳。之所以倦怠,大多是因為發條太緊、用力太猛的緣故。解決方法就是松一松、放一放,等倦怠的勁頭過去就好了。

百度真的缺少狼性嗎,那要看狼性怎麼定義。360攻擊百度的競價排名,吃相難看,沒有一點淑女樣。360的說法得到很多業界同仁的認可,如果百度私底下不反對這種說法,願意改掉貪如狼的吃相,那麼提出的口號就完全南轅北轍了。實際上,競價排名之於百度,不光意味著巨大的利益,也是一以貫之的行為習慣,是百度這麼多年成長之後的必然。換成任何一個企業,都不可能輕易改變,也不可能憑空引入一種沒有根基的狼性文化,就讓企業變成另外一種模樣。

成長必然伴隨煩惱,面對煩惱不能自亂陣腳。

本文作者為:文榮博士,今目標軟件創始人兼CEO,德鲁克的IT追隨者,大家可以關注其微博@今目標文榮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企業成長伴隨的煩惱-三十而慄
三十而栗讀者投稿以及站外專家的專欄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