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切换

人文

12篇文章
週末我總是會在上海選上一個區域幾條街去任意亂晃。剛開始,總是很容易就在地圖上決定要去方向,慢慢的,這個決定開始越來越難。
虽然我一直把行走当作我人生的主题之一,但我很少看关于旅行文学的书,作家胡晴舫女士说得好“旅行,完全的不可告人。”
兩年前的環中國背包行走到江蘇之後,因故取消了原定前往南京的兩天行程,這兩年待在上海,經常想著要到南京走走,把過去這個遺憾補上,卻也一直沒有落實,直到這幾天因為工作之故,終於踏上了南京的旅途…
那天應朋友的早餐之約,清晨六點就離開台北住處,天剛微亮,路燈都還亮著,天氣有點陰涼,除了少數正準備搭公車的學生外,街上行人不多,因為長居上海後,久久才出現在台北街頭的一次,頓時覺得這個地方,既親切卻又有點陌生…
自從《海角七號》之後,台灣文藝風格的小眾電影慢慢成為一種主流,也深受到內地影迷的追捧,當然其中或多或少也是出於對台灣這片土地的好奇吧,在小區門口賣碟的小販看到了這兩部影片《一頁台北》以及《第36個故事》,話不多說馬上帶回家。
經過了中山大學的新校區,車行在漫長的海岸線上,我來到了珠江三角洲的下游城市珠海,這是中國開放最早的一批旅遊城市,也是最早成為經濟特區的一批城市之一,而在1999年之前,珠海還是所謂的邊境城市,隔著一條小河與對岸的葡萄牙殖民地澳門對望...
莫拉克颱風前夕,克制不了對於永定客家土樓的高度興趣,再加上廈門街頭公車站牌總是秀著本屆來自福建客家的奧運冠軍何雯娜代言的永定土樓,因此毅然決定冒著可能出現的風雨前往山區中的永定...
帶著一股海腥味的炎熱空氣,馬路邊成排的棕梠樹與椰子樹,無邊際的藍天白雲,說著一口帶點閩南腔調的居民,漫步在廈門鼓浪嶼以及濱海步道之上,這一切的種種讓我感受到無比的舒適與溫暖,坦白說,相較於此行先前的大連與青島,廈門更符合我的內心期望與想像...
從北京起飛的班機,大約一個半小時後,飛機仍舊在雲層中搖搖晃晃,雲層好像仍然在機外的時刻,飛機也差不多快要降落到地面了,我抵達了中國東北的哈爾濱,單薄的短袖讓我感到一些些涼爽,天空非常的接近地面,但天氣卻變化莫測,時陰時晴甚至不經意就下場小雨...
一早買好了前往平遙的火車票,開始了我在一個嶄新、陌生城市的探索之行,天氣晴朗的份外炎熱,因為站在十字路口等待著紅燈,所以用著四處張望打量著這個城市,突然間一抬頭,我的目光就如同觸電般被吸引住,甚至是出了神...
在我過去的旅行經驗中,大概只有巴西給了我同等的不安與驚慌,這一次是從搭上前往喀什(舊稱為喀什葛爾,Kashgar)的班機開始,當我規劃好前往喀什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人告誡我,這應該是中國最慌亂之地,這也是我這趟穿越中國之旅感受到壓力最大之處,97%的人口都是維吾爾族人,而在去年奧運之前,發生了一些零星的動亂事件...
許多人都在尋找自己內心的伊犁,伊犁很遙遠也代表著內心的一種渴望,我就在這種期盼之下,背起行囊踏上了這段旅程... 晚間十點多,太陽依舊斜掛在天空上,經過了十二個小時的邊走邊遊,我抵達了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的霍城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