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切换

人生觀

2篇文章
我在坐地鐵的路上讀著《月亮與六便士》(在路上反而成為我最有效率的讀書方式),跟著作者毛姆緩慢的鋪陳,遊走在一個純粹理想主義者世界的邊緣,想一窺究竟,卻又不敢靠得太近,怕真正理想主義者的英氣會把自己逼得無路可退。
如今多數的散文作家都帶著所謂名家講故事的意味,他們一開始就是站在一個居高臨下的地位,用悲憫或者藐視的眼光打量著他們的讀者——寫遊記的在炫耀,你看我有錢有閑,能環遊世界;寫傳記的在炫耀,你看我學富五車,能日進斗金;寫情感的也在炫耀,你看我閱人無數,能直抵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