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切换

在路上

30篇文章
許多人都在尋找自己內心的伊犁,伊犁很遙遠也代表著內心的一種渴望,我就在這種期盼之下,背起行囊踏上了這段旅程... 晚間十點多,太陽依舊斜掛在天空上,經過了十二個小時的邊走邊遊,我抵達了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的霍城縣,
闊別了三年,我又再一度的踏上了這條河西走廊上的絲綢之路,對於這一切景象還依然感到熟悉,就好像昨天才來過一樣,但是相較於三年前的絲路之行,不僅僅是季節氣候不同,而讓所見的景緻不同,連同個人心境上、心情上的不同,也出現了不同的體會...
在四川某一個縣城的街道上面,捷安特的專賣店門口有一個移動式廣告招牌,上面寫著「京騎滬動」,赫然發現原來捷安特的董事長,今年七十五歲的高齡,在本月八日出發騎著腳踏車,預計在本月二十八日抵達上海,可以想像這是一個浩大的品牌宣傳活動,且他的身邊絕對有不少安全人員以及醫護人員隨行,然而卻也讓同樣在路上的我感到興奮,突然覺得自己並不是那麼的孤獨...
漫步在景洪市的街道上,這裡是雲南最南邊的邊境城市之一,在我一旁的正是瀾滄江(湄公河上游),這裡的人口數量不多,街道上很冷清,但民族的種類卻多不凡數,漢人在此反而成為了少數民族,或許大家對於景洪沒什麼概念,但是如果說他就是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的首府,你可能就會恍然大悟,同時因為隔壁就是東南亞赫赫有名的金三角,因此景洪市也是中國打擊毒品的重鎮...
清晨五點多,天未亮,失眠了一夜之後,鬧鐘無情的響了一兩分鐘,帶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起身洗漱,整裝出發,如若是平常上班時間,我一定會賴到最後一刻,然而已經無業的我,百感交集,這也是我多年以來最特別的一天,我的壯遊之行,從這一刻開始,一條不尋常的路,而我還有兩個大重擔(一個60L以及一個32L的背包),就這樣開始了我一個人的前行...
處在一個環境擁擠、嘲雜同時又空氣渾濁的空間裡動彈不得,背包在我的腳邊,手上翻開一本書《文化苦旅》,試圖在書中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然而手中的書,遲遲都沒有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