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切换

城市

17篇文章
又是高鐵雜誌惹的禍… 上次回台的時候,在高鐵看了一篇雜誌上的專欄文章,一位作家說道,閒來無事之時,就會搭乘高鐵南下到台中來一趟一個人的異地城市之旅,以一種陌生人的立場看待當地一幕幕鮮活的真實上演的各種故事…
Part 1. 為了要強迫自己關注生活,所以一直在拍攝每天經過的這個城市的某個瞬間,沒有什麼特別的出發點,也沒有精心的後期處理,就只是如白水般流淌,竟也受到一些關注和認同,某個網站竟希望我能成為這個城市標籤下的首席小編。
大陸的城市,我走過的算一算不下一百個,唯獨一直沒有踏上兩湖的土地,因為工作之便,我來到了一個未曾來過的城市,湖南省會長沙,行前就一直被提醒,長沙號稱中國四大火爐之一,我心想我到過了新疆50度以上高溫的吐魯番,一個月前也在悶熱的深圳待了很久,長沙應該不算什麼…
兩年前的環中國背包行走到江蘇之後,因故取消了原定前往南京的兩天行程,這兩年待在上海,經常想著要到南京走走,把過去這個遺憾補上,卻也一直沒有落實,直到這幾天因為工作之故,終於踏上了南京的旅途…
那天應朋友的早餐之約,清晨六點就離開台北住處,天剛微亮,路燈都還亮著,天氣有點陰涼,除了少數正準備搭公車的學生外,街上行人不多,因為長居上海後,久久才出現在台北街頭的一次,頓時覺得這個地方,既親切卻又有點陌生…
「高房價難安居 4千人搬離台北市」,這是前幾天台灣聯合報的一篇報導,報導中提到了台北市的房市出現了「以價制量」的現象,在今年九月份台北市人口比前一個月減少了4000多人,而台北市的人口數已經連續九個月下滑,其中台北市大安區因為地段絕佳,房價高漲吸引不少投資客,因此淨流出的人口最多,而地處台北縣市交界的南港區則呈現小幅人口數淨增加的局面...
轉眼我已經落腳在十里洋場的上海,以前總覺得來到上海就是站上世界的頂端,世界各國的菁英集中在此較勁,一想起來就讓人特別的興奮,如同回歸山林的猛獸般的見獵心喜,然而實際落腳了之後,我卻發現一些有待適應的特殊文化...
坐在上海市內的公車上面,因為車窗外正塞著車,於是我注意到公車電視上正在轉播的社會新聞,該電視台配合政府單位普查了全是所有的家政服務單位,結果發現家政人員的薪資只有RMB 996元,這讓我聯想到一個朋友所在企業的資深員工的年所得,因為是一家Nasdaq上市的企業,因此平均下來一個資深員工可以領到USD五萬左右的股票分紅...
N多年前就曾多次在台灣的旅遊節目上看到大連的城市風光,依山傍水、美麗的港灣,當時這個節目一播出,讓許多人對於大連嚮往不已,因此在我結束了丹東的行程之後,內心立即迫不及待的期待著,在這種心情之下我搭上了前往大連的bus...
在毫無期待只為一賭中俄邊境城市的心態之下,我繼續在呼倫貝爾草原上馳騁了兩個小時後來到了滿州里,這是北京通往莫斯科的西伯利亞鐵路的一個重要邊境城市,列車在此變換軌道並接受海關的查驗,因此我認為這個地方應該就如同伊犁一樣是個不大的城市,可能比較像農村一點,然而驚喜總是來自於期待之外...
從北京起飛的班機,大約一個半小時後,飛機仍舊在雲層中搖搖晃晃,雲層好像仍然在機外的時刻,飛機也差不多快要降落到地面了,我抵達了中國東北的哈爾濱,單薄的短袖讓我感到一些些涼爽,天空非常的接近地面,但天氣卻變化莫測,時陰時晴甚至不經意就下場小雨...
列車緩緩的行駛進入了北京西站,一轉眼之間,我的穿越中國之行又完成了一個階段性目標,進入一個新的里程碑,因為一路上的遊歷,我習慣一種遠離塵囂置身大自然懷抱的生活,因此打從一踏上北京的那一刻,突然感覺到我的一身行囊以及內心的心境,竟跟這個大城市格格不入,萬人空巷的街道、擁擠的交通流量,把我淹沒在人海之中,就如同快窒息了一般,甚至身上背著兩個背包走在街道上,還成為了眾所矚目的焦點,或許他們很少見過背包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