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切换

旅途

23篇文章
綠皮火車,是一種時代的產物,因其外表墨綠色(車身通常為綠色底色和黃色色帶的塗裝),而被人們稱之為綠皮車,他曾經是中國綠客列車的代名詞,也應景的出現在許多中國電影裡面,諸如前幾年最受歡迎的《天下無賊》,多數的綠皮車因為建造的年代久遠,且多半沒有空調,因此成為了即將被淘汰的老式火車車廂,現在沿海一帶都已不見綠皮火車的蹤影。
"叭,框噹框噹..."我正在上海地鐵二號線的月台上,不過地鐵進站所傳達過來的吵雜聲,車輪與鐵軌摩擦,或者是車身行進所激發出的聲音,確實跟火車沒有兩樣,這是一個炎熱的中午,我正準備外出拜訪朋友,被曬暈的大腦,以及人群擁擠、人生鼎沸的月台,讓我想起了這幾年來在內地搭車火車的一些故事...
天下之大,有人一生只專注於一事將之做好,有人東摸摸西摸摸一事無成將之晃過。摘自舒國治《理想的下午》第一篇” 哪裡你最喜歡”散文中,十分平實的一句話,但卻在我的內心引起巨大的共鳴…
旅遊之後所伴隨來的回憶,經常觸景而生,而且濃厚的讓人難以招架...
悄悄的我已經結束了行遍中國的壯遊之旅一個月了,因為莫拉克颱風帶來的水災在家裡待了一段時間,工作以來似乎沒有在家裡住這麼久過,此時坐在電腦前面聽著林強所演唱的《向前走》,我正規劃著職場生涯的下一步,而閒暇之於,不禁回想起這段旅途...
每次的旅行都是在製造記憶、回憶,三個多月的穿越中國壯遊,相對於整個中國之大,相當的渺小、有限,經常是在趕路的過程中度過,因此,這段旅途也勢必有許多遺珠之憾,不過旅途中有不少我心目中主觀認定的「中國之最」,我想這也是旅途中最寶貴的收穫之一...
歷時了三個多月,隨身18kg的行李背包,走過了三萬六千公里的路,花費了人民幣二萬元,雖然最後因為家裡淹水的關係被迫提前返台,但在旅程的最後一個晚上,躺在青年旅舍的床上,我輾轉難眠,這幾個月來所走過、所經歷過的一切,如同電影一般,一幕幕在我大腦中重複上演...
遊走在所謂的西域的時候,每每走到一個綠洲城市,就會聽到被比擬為江南的說法,比方說,伊犁稱之為「塞外江南」,銀川則是「塞上江南」,此外或許還有不少城市也以「XX江南」自居,而就在我的旅途接近末段的時刻,我來到了江蘇、浙江一代長江以南的江南地區...
這一路從雲南走到新疆,又從新疆走到黑龍江,走過了不少的邊境城市、不少的省份,雖然這一路已經行進了一萬三千多公里,然而一直都是透過陸路或者航空的方式前進著,就算追溯到我從小到大的旅行經驗,也還沒有搭過長途船班在海上航行的經歷,因此由東北大連繼續往南前進的這一段,我選擇了一段難得的海上航行,這也讓我的此次狀遊更為多采...
陰雨綿綿的夜半三點,在加格達奇下了車,此時天已微亮,不久就搭上了轉往海拉爾的班車,前往我的下一個目的地-呼倫貝爾,位於內蒙古與東北的交界,被譽為世界上最大、最美且最沒有污染的草原之一,是成吉思汗的故鄉,也是蒙古族的一個重要的發祥地...
帕米爾高原,當年經常出現在地理課本上的地名,因為地處中亞,又跟世界上十幾座八千公尺以上了高山有著密切聯繫,包含了喜馬拉雅山脈,以及擁有世紀第二高喬戈里峰的崑崙山脈等,所以被稱之為亞洲屋脊(塔吉克語意為高又平的屋頂),也因如此內心總是特別的嚮往,而沒想到終於有這麼一天,我實際的踏上了這個旅程...
闊別了三年,我又再一度的踏上了這條河西走廊上的絲綢之路,對於這一切景象還依然感到熟悉,就好像昨天才來過一樣,但是相較於三年前的絲路之行,不僅僅是季節氣候不同,而讓所見的景緻不同,連同個人心境上、心情上的不同,也出現了不同的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