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切换

旅途

23篇文章
晚上十點,跟同住一家旅店的其他背包客們聊過天,在寒冷的草原上觀賞了滿天明亮的星空後,獨自躺在床上,帶出來的書籍已經看完了,只得靜靜的發呆,明天終於要離開這個與世無爭的人間仙境了,有一種彷彿要跌落人間的感覺,內心還真是捨不得就這麼睡著,短短的幾天生活,我發現這裡就是我一直想要找尋的淨土...
很可惜我並沒有為這些一個一個獨自前往梅里雪山的台灣女孩們留下他們倩影風采,所以用了一張隨拍的影子來替代這種travel alone的感覺,這是一個臨時起義想寫的文章,自從我抵達了香格里拉之後,一路上遇到最多的就是來自台灣獨行的女生,以及三兩成群外國女生,而他們都只有一個共同的目的,那就是梅里雪山...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在大理居住了三四天之後,終於下定決心把前往香格里拉的車票買好,不讓自己的惰性發揮影響力,逼著自己再度啟程前進,其實,在我抵達香格里拉之前,對於這段旅途是充滿不安以及擔心的,一上車的時候,車上全部是藏胞,而且蒼蠅到處飛,當車一駛出大理市,就因為前方的車禍而堵塞動彈不得,讓我整個路途上就如同驚弓之鳥,每每與大貨車交會之時,內心總不斷的冒著冷汗...
行走在旅途之上,每到一個地方,每遇到一些特定的人事物,總會有不少人給我一些建議與感想,而這些都會讓我對於原先已經做好計畫的旅程產生一些疑慮,到底該不該依據原本的計劃前進呢?
漫步在景洪市的街道上,這裡是雲南最南邊的邊境城市之一,在我一旁的正是瀾滄江(湄公河上游),這裡的人口數量不多,街道上很冷清,但民族的種類卻多不凡數,漢人在此反而成為了少數民族,或許大家對於景洪沒什麼概念,但是如果說他就是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的首府,你可能就會恍然大悟,同時因為隔壁就是東南亞赫赫有名的金三角,因此景洪市也是中國打擊毒品的重鎮...
清晨五點多,天未亮,失眠了一夜之後,鬧鐘無情的響了一兩分鐘,帶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起身洗漱,整裝出發,如若是平常上班時間,我一定會賴到最後一刻,然而已經無業的我,百感交集,這也是我多年以來最特別的一天,我的壯遊之行,從這一刻開始,一條不尋常的路,而我還有兩個大重擔(一個60L以及一個32L的背包),就這樣開始了我一個人的前行...
處在一個環境擁擠、嘲雜同時又空氣渾濁的空間裡動彈不得,背包在我的腳邊,手上翻開一本書《文化苦旅》,試圖在書中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然而手中的書,遲遲都沒有翻頁...
這幾年來休閒旅遊的概念抬頭,但是在許多人的認知中,一趟長途旅程既要有錢又要有閒,似乎兩者缺一不可,因此新興了一種旅遊文學,讓人即使無法身歷其境,至少可以退而求其次,透過閱讀別人的遊記來自我滿足,想像自己就是書中的作者...
有沒有想過,靠自己的微薄力量環遊世界,走遍這個地球呢? 曾經,大約六七年前,因為工作的關係,靠著飛機這種目前最先進的科技,環繞的地球一週,由台灣出來,在香港轉機飛到了德國的法蘭克福,短暫的停留拜訪了幾個國家、幾個城市,然後再度飛往巴西的里約熱內盧,之後再飛到美國,同樣都拜訪了幾個城市,最後回到台灣去,在漫長的飛行旅途中,透過座椅前面的Screen看到目前飛機在地圖上的所在位置,而機長也會在飛過某些地方的上空時,提醒大家...
一早,鬧鐘還沒響,然而已經醒過來,昨夜因為看跨年晚會看得太晚,仍然有些疲倦,但是內心卻興奮著,一番洗潄之後,背起行囊就出門了,目的地是麗江...
曾經有人找了1000個人作了這樣的調查,問了這樣一個問題,是不是願意提前知道你準確的死亡時間,而所獲得的答案是,96%受訪的民眾皆選擇回答不願意,我想或許是大家都對於未來有很多的期待,也很不少的願望想要去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