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切换

閱讀

23篇文章
我在坐地鐵的路上讀著《月亮與六便士》(在路上反而成為我最有效率的讀書方式),跟著作者毛姆緩慢的鋪陳,遊走在一個純粹理想主義者世界的邊緣,想一窺究竟,卻又不敢靠得太近,怕真正理想主義者的英氣會把自己逼得無路可退。
如今多數的散文作家都帶著所謂名家講故事的意味,他們一開始就是站在一個居高臨下的地位,用悲憫或者藐視的眼光打量著他們的讀者——寫遊記的在炫耀,你看我有錢有閑,能環遊世界;寫傳記的在炫耀,你看我學富五車,能日進斗金;寫情感的也在炫耀,你看我閱人無數,能直抵人心。
最近又陷入了異常忙碌的生活之中,除了在地鐵上通勤上既擁擠又空閑的時間外,整個人就如同一個陀螺不停地轉,而突然有一個朋友在微博上跟我說,好羨慕你曾經環遊了中國一周,突然感受到,這段歷史似乎已經離我很遙遠,即使只是過了三年…
应成都公益机构i思塾青年讲堂的邀请,今天在成都武侯区做了一场《旅行、人生与自我追寻》,两个月前接到这个邀约之时,内心非常的犹豫,对我来说公开讲创业也好,讲IT甚至是App的发展前瞻也好,起码这是比较能够侃侃而谈的,因为它非常的具体,而旅行这档事,我有太多的感悟、太多的经历、太多的情感...在里头,一时间要我谈论旅行的意义,或者旅行与人生的感悟,这让我纠结了许久...
在我們跟電腦越來越密不可分的過程中,我們越來越多的人生體驗通過電腦屏幕上閃爍搖曳、虛無縹緲的符號完成,最大的危險就是我們即將開始喪失我們的人性,犧牲人之所以區別於機器的本質屬性…
最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我有多久沒有走進書店了呢?為什麼我走進書店的次數與頻率越來越低呢?為什麼我書架上的圖書增加的速度漸漸的越來越慢呢?
我一向不喜歡矯情做作以及一些搧情的橋段,這些東西讓我起雞皮疙瘩,甚至讓我覺得渾身不舒服,因為這些太虛偽了,更像足了一種置入性行銷,然而當我在一本雜誌上看到這本書的簡介之時,我被吸引住了,更進一步的,我把這本書買回家當枕頭書閱讀,那就是《星巴克拯救了我的生命》(原文為:How Starbucks Saved My Life,繁體版翻譯為星巴克救了我一命)…
某天跟朋友聊天的過程,不經意又提到了黎智英的幾本書,因為對於自己的下一步選擇有所遲疑,因而再度把《我是黎智英》一書當作枕邊書,每天晚上睡前就當做看故事書一樣重新翻閱了一次,這不是一本新書,或許是因為個人經歷的關係,對於書中所描述的創業或者經營理念,突然有了一種新的體會,甚至讓我越讀越興奮...
儘管蘋果電腦的CEO一復出就表示電子書閱讀器是屬於小眾市場,然而,華碩電腦還是計劃年底將推出黑白灰階的變子書閱讀器,顯然各家的看法出現極大的紛歧,然而單純站在「閱讀」這件事的立場來思考,目前的閱讀器硬體究竟符不符合閱讀者的需求呢?
我喜歡逛書店,喜歡沉浸在一片書海中的感受,尤其是印刷油墨的味道彷彿讓人瞬間得到一種心靈的滿足感,然而隨著時代的變化,書店裡面的暢銷排行版也跟著默默的改變著,從以前由文學圖書佔據的局面,轉變成一些實用性、娛樂性的圖書,而最後只好再推出所謂的文學類與非文學類的排行榜...
可能已經很多人看到這篇報導了,這是在《紐約時報》本月三日所刊載,關於Amazon最快將在本週推出大尺寸9.7吋Kindle DX電子書閱讀器的小道消息(原文在此),一開頭就提到,ipod讓音樂產業不再面對虧損,而Kindle給了這些四面楚歌的圖書出版業者重燃了樂觀的希望...
在銀行大力的推廣信用卡,以及衝刺發卡量之後,社會上我們的身邊開始了所謂的卡奴,因為過度的透支提前享受,因而導致了背負了一身無力償還的負債,而這些負債因為信用卡的利息偏高,一直在無情的成長中,這看似一個銀行賺取大量營利的金融商品,也變成了銀行呆帳的主要來源之一,而最莞爾的是,衍生出了專幫這些無力償還卡債的卡奴制定償還規劃的企業,他們在電視上打出了一個廣告,畫面中一群人們東來西往,終日拖著一個巨大的行李包袱無法脫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