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在路上,寶成鐵路紀實…-三十而慄

處在一個環境擁擠、嘲雜同時又空氣渾濁的空間裡動彈不得,背包在我的腳邊,手上翻開一本書《文化苦旅》,試圖在書中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然而手中的書,遲遲都沒有翻頁...

我正搭乘著由成都開往西安的列車上,硬座,行駛在寶成鐵路(成都至寶雞段)之上,還有十五個多小時才會抵達目的地西安,其實成都與西安的直線距離為六百餘公里,我大可以選擇僅需一個小時的飛機,然而卻選擇了最平民化的一種方式,列車硬座車廂,其一是想磨練自己的耐性,讓自己急躁的個性能夠慢下來,尤其是這個凡事都講求快速的時代,實在有必要透過「慢」,讓自己獲得更多的平靜,以及對生活的領悟...

再者,這段路正是所謂穿越了所謂的秦嶺,古有云「蜀道難行,難於上青天」,自古出入四川就是一件難事,雖短短六百公里,但是列車在其間穿梭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況,秦嶺,在《空谷幽蘭》一書中有提及,這正是傳說中所謂終南山脈的一部份,許多古今的隱士在此隱居,這也使我更加想親近親近;而最後一個原因呢?則是這種體驗,才是真正進入中國的世界,火車是多數中國人所能選擇的最佳交通、運輸方式,因為他們負擔的起...

夜行,在路上,寶成鐵路紀實…-三十而慄

車上有許多將回新疆或者西藏的少數民族,他們或一家人或三五好友成群共同撘車,而某些人或許已經許久沒有洗澡,身上的異味相當的濃郁,自遠方飄了過來,此時,坐在我對面的一對情侶,一邊啃食著果乾,一邊旁若無人大聲、嘰哩瓜拉的聊著天;我身旁的農民大叔,把隨身的三件行李分別推擠到頭上的置物架以及座椅底下的空位之後,披上了他的西裝外套,擦乾了臉上的汗水,隨即剝了兩顆黑皮蛋與沙其馬共同下肚;這個車廂內只能說堆滿了行李以及人,而這些東西似乎都動彈不得,沒多久,方便麵開始登場了,因為人們餓了,紛紛從行李中拿出康師傅出來...

面對這樣的環境,或許期許自己能更像一個苦行僧,在其中自得其樂,然而我還是合上了手中的書本,開始觀察這一切,並發起呆沉思了起來,身體感覺到疲憊,眼睛似乎也沒有力氣持續開張著,然而卻也沒有一絲睡意,隨手拿起了記事的小冊子開始記錄這趟夜行旅途的觀察,也沒什麼特別想寫的,然而一提起筆,似乎就文思泉湧,停不下筆來,感覺這種拿著筆的感覺,比面對電腦鍵盤強很多,思路也特別的清晰...

「轟」一聲,列車突然緊急煞車,然後慢慢的停下來,似乎停靠什麼站來著,而在手腦並用之後,我的心情也開始平靜下來,這十五多小時的夜行給了我不少的驚奇,回想起三年多前的絲路之旅,從蘭州到嘉峪關段的蘭新鐵路之上,同樣是夜車,而卻是比這段更為陳舊的綠皮車硬座,這些場景同時讓我回想到了《項塔蘭》一書中提到的印度列車場景...

這列車更有趣的現象隨即上演,一個穿著列車服務人員的制服出現,開始宣導一些安全事宜,而隨即也賣起了膏藥,推銷一款驗鈔筆,推銷技巧高超,口才也像有訓練過的,我開始懷疑,他到底是否真的是列車的服務人員,還是連列車服務人員也有假的,亦或這也是一種中國特色,似乎如果跟火車站的超市販售板凳給無座的旅客,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很佩服他們的商業頭腦,確實是很貼心的服務,但也似乎買單的人不多...

走道斜對面一位穿著時髦的女生,從上車之後就一路不停的講著電話,並罵聲不絕於耳,此時他對面的中年婦女,已經不支橫躺在座椅上面睡著...

我繼續的冥想著,心情也比先前更為平靜了...

看看手錶,還有十四個小時,在列車穿山越嶺之後,在我練就成鐵屁股的同時,我也將抵達目的的...

PS. 早上天剛微亮,列車還在秦嶺山脈中穿梭往來,時常可以看到列車的前面車廂轉彎,遠處的叢山峻嶺、沿著黃土高原開挖的窯洞,近處的農村以及在田裡耕作的農民,風景確實令人感動,而旅途也進入最後倒數,「真正走得遠,看得多了,也會產生一些超拔的想頭,就像我們在高處看螞蟻搬家,總能發現他們在擇路上的諸多可議之處」,這是余秋雨在《文化苦旅》一書中所做自序,甚有道理,有時間,多做一些平常容易忽略的嘗試吧...

夜行,在路上,寶成鐵路紀實…-三十而慄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夜行,在路上,寶成鐵路紀實…-三十而慄
IvanLin,電子商務及品牌管理顧問,關注移動應用、跨界整合、電子商務、CRM的發展趨勢,資深背包客,派駐過德國、巴西,環遊過中國,經歷過多次創業以及不同行業,台南人,長居在上海.
夜行,在路上,寶成鐵路紀實…-三十而慄

Latest posts by Stupid77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