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轮滚滚下的中国-三十而慄

由于公司内部结构的调整,省外出差的几率也越来越少。

距上次的动车之旅已有年半,这次出差目的地浙江温州,根据公里数,完全可以乘飞机去,我却选择动车。同事很是费解,动车安全系数很低,更何况此行的日期(8月23日)亦和上次动车特大事故的日期相吻合。我固执己见依旧选择动车的理由不是因为对铁道部的迷恋,而是一贯以来火车出行是在下的喜好,但更想知道动车的安全系数究竟有多糟糕。

次日踏上征途,逐步验证着心中的想法。在犹如迷宫般得上海地铁中转了几个弯,终于来到宏大的虹桥火车站,大气磅礴这四个字足以体现火车站的建筑风格,车站的硬体设施和虹桥机场有的一拼,由于使用频率较高,损坏率也是惊人的。车站里一如机场,快餐厅及“M大叔”比比皆是。但价格是市内的几倍,麦当劳在市区的早餐价格最低只有6元,而在车站内的“M大叔”早餐起价20元,餐厅内依旧人头攒动,购买者无外乎赶早班火车的人,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深深吸引着全世界的投机商,市场经济中价格体系在这片热土上土崩瓦解。

登上动车坐定后进入沉思,此趟的动车之旅会是怎样的,会不会也像上个月一样,变成一趟永远到达不了的车次?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个寒颤。车上的服务设施一如以往,乘务员阴沉着脸在默默地,程序化地工作着。窗外绿油油的田野如影随形,这正是我要的景色,书看累了,小酣片刻。醒来后看看窗外,再继续阅读,文字与风景交替出现,犹如一幅美轮美奂的画儿。愈接近温州,心情也愈沉重,上月的今日,电闪雷鸣,老天爷一怒之下夺走数十条人命。很多家庭瞬间破碎,电视画面中家庭成员声嘶力竭的喊着亲人的名字,一页一页在脑海中显现。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媒体播报的频率,这一切会在人们的脑海中被新生事物而逐渐取代,但这些痛,这些伤,会在这些家庭中会消退吗?我想永远是不可能吧。

车轮滚滚下的中国-三十而慄

值得令人欣慰的只有一点,在经历了旷日持久的辩论会后,高铁终于演变成“地铁”(降速)。我不禁在想,中国人究竟准备好接受中国国内经济高速发展的速度,是否能够接受这样的速度呢?

*本文章名《车轮滚滚下的中国》意在把当今大陆赶超欧美的现状表达出来,正所谓“欲速则不达”。由快速的经济增长而引发的一系列的矛盾在社会中淋漓尽致被体现出来。开始想用“欲速则不达”这个名,但恐被指抄袭。

注:本文作者Jason,上海本地人,70后中段班,喜欢旅游,育有一子,工作于日企,对于昔日的上海以及今日的转变有深刻的感触,欢迎大家透过留言方式跟他多多交流。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车轮滚滚下的中国-三十而慄

Jason

七零前段班,生于上海,出生時正值文革,故取名——浩。后覺得此名過于大氣,不符合個性,遂改名——皓,意在做人清清白白,坦坦蕩蕩。現供職一家日系企業,主要生產機電工程類產品,負責產品售中安裝時一系列事務。
车轮滚滚下的中国-三十而慄

Latest posts by Jason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