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切换

電影

26篇文章
這個標題會讓很多人感到疑惑,到底我想要表達什麼,這是一個在亞里斯多德的《物理學》中所提到的一個理論,由古希臘數學家芝諾(或稱齊諾,Zeno of Elea)提出的一種哲學悖論,其原意是這樣,「動得最慢的物體不會被動得最快的物體追上。由於追趕者首先應該達到被追者出發之點,此時被追者已經往前走了一段距離。因此被追者總是在追趕者前面。」...
一直都很想去大理,其一是受到天龍八部的影響,對於小說中的段氏家族特別感興趣,其二是受到一位朋友的感召,她是一位具傳奇色彩的成都女孩,曾經在大理古鎮的洋人街上開了一家咖啡廳,當時還成為大理旅遊的宣傳大使,連CCTV都採訪過她,而她還在大理譜了一個美麗的愛情故事...
你每天過著怎樣的生活呢?踏入社會之後,因為生活的壓力大,不再像校園時代那麼的瘋狂,勇於體驗新奇的嘗試,取而代之的,只剩下了住家與公司之間的生活圈,一有時間總是喜歡窩在房間裡,或者看書,或者看影片,或者睡覺,整個人似乎也越來越懶,開始對一切失去了興趣以及勇氣,對外的社交活動或者任何感到麻煩的事情,總是找盡藉口敷衍了事,甚至把自己搞得很神秘...
「池塘邊的榕樹上,知了在聲聲地叫著夏天,操場邊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兒停在上面,黑板上老師的粉筆,還在拼命唧唧喳喳寫個不停,等待著下課,等待著放學,等待遊戲的童年...」,這是一個很親切、童趣,陪伴著我們一起長大的歌曲《童年》...
The earth turned to bring us closer. It turned on itself and in us, until it finally brought us together in this dream. 而这场相遇,却是一个让人窒息的噩梦。
第八十一屆的奧斯卡金像獎在全球的關注之下落幕了,當然結果還有有悲有喜,最佳的永遠都只有一個,儘管許多影片的劇本都很優秀,被提名的演員都是當代一時之選;然而一個再怎麼優秀的演員,總是希望有一天能夠成為一部影片的掌舵者,因為只有導演才是影片真正的主宰。
「我張開眼睛,卻什麼也沒看見...」這是來自於《Russian Ark》影片的第一句台詞,《Russian Ark》就字面上的翻譯應該是俄羅斯方舟,而在台灣翻譯成創世紀,是一部俄語發音為主2002年上映的電影,因為聽不懂所以過去很少涉略俄國電影,而這是在友人介紹之下看的第一部...
北京在經歷了110天的乾旱之後,終於下起了一場雨,有家報社的頭條用了一個令人不覺莞爾的標題,「乾了110天,終於濕了」,這是連續38年來最嚴重的一次乾旱,原本每年都下雪的冬天,今年幾乎沒下過幾場雪,許多人都有一種似乎快生病了的感覺,而這或許跟整個生態環境的變遷有個巨大的關連性...
有沒有想過,靠自己的微薄力量環遊世界,走遍這個地球呢? 曾經,大約六七年前,因為工作的關係,靠著飛機這種目前最先進的科技,環繞的地球一週,由台灣出來,在香港轉機飛到了德國的法蘭克福,短暫的停留拜訪了幾個國家、幾個城市,然後再度飛往巴西的里約熱內盧,之後再飛到美國,同樣都拜訪了幾個城市,最後回到台灣去,在漫長的飛行旅途中,透過座椅前面的Screen看到目前飛機在地圖上的所在位置,而機長也會在飛過某些地方的上空時,提醒大家...
在长期买碟的老板娘店里看到这部影片的时候,狠狠的嘲笑了一番影片上方的"华语公路大片癫狂之作",最后依然买了它回家,只是想看看华语公路片会带领我们前往何处。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聖誕夜,來說說一些輕鬆愉快的話題... 或許是文化差異以及無神論的關係,在內地沒什麼節慶的感覺,有的只是一些餐廳或者娛樂場所借機造勢拉抬這種節日的氣氛,然後試圖從中大賺一筆,而或許也是心態比較成熟了,所以這些似乎沒能引起我的一絲絲興趣,不過內心倒是懷念小時候都會到教堂裡面去跟著大家一起慶祝的那個場景,而上了大學之後,當時所就讀的學校正是每年台灣聖誕舞會最出名的必去之處,越夜越熱鬧...
这绝非每个人的青春。 1996年,台湾职棒的鼎盛时期,7个男生,时鹰队,泡妞,偷跑去游泳池裸泳,抽烟,喝酒,朝教官的车丢东西,偷车出行……那是他们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