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切换
最近有一些時間,於是打算從色彩開始重新學習PS,開始接觸一直很抗拒的Illustrator,和看一些跟設計有關的書籍。如果你剛好也有這樣的打算,《沒讀過設計院校,如何成為設計師》這篇文章就很適合你。不要被名稱嚇到,我也並非想要成為設計師,只是想要學一些關於設計的基礎以更多地支持一直以來以及接下來的「不務正業」。
我已經忘記自己曾經想像過自己在30歲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子,在哪裡,過什麼樣的生活,學會只做一些火燒屁股的事情,想一些火燒屁股的決定,享受自己每一步決定所帶來的當下或好或壞的時光,學會像一個癌症病人般從不去想像縹緲得太遠而無法企及的將來,做一些隨時都會被生活篡改的計畫。
我在坐地鐵的路上讀著《月亮與六便士》(在路上反而成為我最有效率的讀書方式),跟著作者毛姆緩慢的鋪陳,遊走在一個純粹理想主義者世界的邊緣,想一窺究竟,卻又不敢靠得太近,怕真正理想主義者的英氣會把自己逼得無路可退。
如今多數的散文作家都帶著所謂名家講故事的意味,他們一開始就是站在一個居高臨下的地位,用悲憫或者藐視的眼光打量著他們的讀者——寫遊記的在炫耀,你看我有錢有閑,能環遊世界;寫傳記的在炫耀,你看我學富五車,能日進斗金;寫情感的也在炫耀,你看我閱人無數,能直抵人心。
曾經有一個人,以生態攝影為生的人,對極地的無論人、動物還是植物都極度關懷的人,在留下諸多傑作之後,不幸死於自己的工作當中,他的文字完全不同於他的生活形態,閱讀過程中你會驚異于他的平和與溫婉;我認為他就是一個傳奇…
猶記得,在別人都還沒有的時候,我爸就給我買了台遊戲機,就是那種80後懷念物品裡必不可少的插卡帶的游戲機。在各種3-in-1、5-in-1、10-in-1到後來幾十上百in-1的卡帶裏,我會玩的永遠都是那屈指可數的幾樣,很快我就不玩了…後來很長的時間裡,遊戲機一直在家裡處於枉占空間的狀態,某一天被我爸拿去送給了我堂哥。
這本書看完半年應該已經有了,重新放回書架上後已經又再起了一層輕薄的灰塵。 。關於環球旅行 現在環球旅行的人不少,但能真正吸引我的,卻很少。 金錢帶來的便利,超乎我們的想像,走得夠遠,走得夠久,都不再是件難事。難的是,你自己或被別人嘖嘖稱讚的旅行,除了一張張美艷的照片和行程本身的壯闊外,沉澱下來的都是什麼,還能分享給別人什麼。
Part 1. 為了要強迫自己關注生活,所以一直在拍攝每天經過的這個城市的某個瞬間,沒有什麼特別的出發點,也沒有精心的後期處理,就只是如白水般流淌,竟也受到一些關注和認同,某個網站竟希望我能成為這個城市標籤下的首席小編。
最近少了很多時間看電影,因為一直在趕進度,實習醫生格蕾(Grey's Anatomy),隨著前兩天第8季最後一集的空難,終於打完了這場持久戰,虐心地開始等待9月開播的第9季。
這是讓我懷念的地方。然而時隔3年,這裡的變化很大,也讓我有點措手不及。我穿著3年前同樣的衣服、褲子和鞋,重回這裡,在這天高雲闊的地方,啓程展開一趟朝聖的旅程,讓我感受到《項塔蘭》里林巴巴所謂的那種靈感,來自神聖的,無法知曉的力量。
週末我總是會在上海選上一個區域幾條街去任意亂晃。剛開始,總是很容易就在地圖上決定要去方向,慢慢的,這個決定開始越來越難。
虽然我一直把行走当作我人生的主题之一,但我很少看关于旅行文学的书,作家胡晴舫女士说得好“旅行,完全的不可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