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一念之間…-三十而慄

最近開始閱讀舒國治的流浪集,這不是作者的新作,但每每讀起舒國治的一字一句經常會有不少的收穫,這往往跟我們所接受到了一些世俗的觀念背道而馳...

這又是個一年一度鳳凰花開,炎熱的畢業季節,最近因為工作的關係接觸到比較多的實習生,所以特別有感觸,其實每年到了這個時間也是每年約定同學會的時間,只不過這幾年不是在成都就在上海,已經缺席的很幾年,每次同學會之前就會收到熱心同學整理的同學錄,事先核對一下大家的狀況,包含在哪家公司高就等等,甚至有同學提到近些年的同學會已經成為了孩子會,每個同學無不攜家帶眷的,越看在眼中,越覺得我跟其他人的差距越來越大…

人的一生永遠避免不了比較,從小就經常被大人們拿來比較,小學的時候就開始比成績,到了中學,除了比成績之外,還要比身高比身材,到了大學,甚至還會比誰的女朋友比較漂亮,工作了就比工資比職稱的,人的一生幾乎都在跟別人比較,但這樣的比較究竟有多大意義呢?經常我們看到,小時候成績好的,最後上了大學,不見得就考上比較好的學校,也經常我們看到書讀的比較多的,不見得就賺的比較多錢,甚至是工作成就比較高的,真的人生就比較幸福嗎?我赫然想到一句話,財富不等於金錢,自由才是最大的財富...

應該說,人生贏的一時,不代表能夠贏一世,在網上看到一則有意思的小品,大概是說一個年輕人,在畢業後找到一份工作,在磚窖廠打工,成了運土組一名最年輕的組員;任務就是每人一輛拉車,在距窖廠近一公里遠的採土區裝滿土後,一車一車運到窯廠來,每人每天二十車,從採土點到窯廠,是三十度左右一個漫長的陡坡道,平常一個人拽一輛空車拉車都很吃力,何況裝滿一車沉重的黃泥土呢?他弓著腰,拚命拽著拉車的背帶,繃緊雙腿狠頸兒地往上拽,胳膊發麻,兩腿累得直打哆嗦,汗珠叭噠叭噠地摔到地上,在落滿厚厚積塵的陡坡上砸出一串又一串的麻點。第一天艱苦地結束了,拖著滿身的酸痛到記事板前一看,別人的任務都完成了,他才運了十五車。愣了,怎麼會這樣呢,別人拽著拉車在陡坡上左扭右拐,可是他拚了命狠著勁兒直線走的,怎麼還比別人少?

兩點之間直線最短啊!第二天運土,看著他累得站都站不直的樣子,鄰居大叔說:「你這樣拽車不行,人累垮了,任務還一直完不成。」 大叔邊說邊做示範說:「瞧,先往右斜著走,再往左斜著走,就這樣一直左斜斜右斜斜,不用太費力就拽上去了。」看著大叔的車轍,一直呈『之』字型的蜿蜒著爬上了陡坡。他心裡直覺得好笑:這樣走,至少比直線走多了一倍的路,怎麼能又快又省力呢?但還是依照大叔的走法試了試,一試果然省力了許多,天快黑的時候,年輕人很輕鬆地拽完了二十車黃土…

開始的時候這年輕人挺不解,怎麼走曲線比走直線還省力還更快呢?但漸漸他就明白了,大叔們這種上陡坡走曲線的方法,左一斜右一斜的,就把陡坡的坡度一點點斜緩了,三十度左右的陡坡,或許被他們斜成了十度或五度…

其實,人生對於我們每一個負重的人又何嘗不是一個漫長的陡坡呢?我們精疲力竭地拚命走直線,企望儘快地登上輝煌的頂點,但卻常常落在了那些輕輕鬆鬆走曲線的同行者身後。在我們人生的陡坡上,直線並不是最短的距離,能夠使我們更快更省力地達到輝煌頂點的,或許是曲線。曲徑通幽,曲或許是一種便捷,是人生的一個大境界…

人生比的是氣長,所以我們不需要對一時的落後過於在意,也不需要因為路走的比較遠而著急,應該享受當下,得意的時候,要想到未雨綢繆,淡然以對,失意的時候,要保持樂觀,坦然以對…

最後用一句話做結語,一個失意人能在一群得意人間談笑風生,才是有骨氣;一個得意人能在一群失意朋友間,讓人想不到他的得意,才是會做人...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人生,一念之間…-三十而慄
IvanLin,電子商務及品牌管理顧問,關注移動應用、跨界整合、電子商務、CRM的發展趨勢,資深背包客,派駐過德國、巴西,環遊過中國,經歷過多次創業以及不同行業,台南人,長居在上海.
人生,一念之間…-三十而慄

Latest posts by Stupid77 (see all)